你那帮兵一个个胆子是真大

分享到:
李林一直在发呆呗邴原发现,李林稀里糊涂的顺嘴说出一句“伯父,侄儿就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看不得侄儿经商,就连侄儿已经于肥皂生意撇清关系了,你还是不让侄儿与他头一点联系”
 
    “你、你竟然还敢顶嘴!你知不知道祖宗说的好‘商家驺奴’这从商就是和为奴一样,咱们这些士人怎可一与商者为伍!”
 
    李林一听这丫的是什么言论,我平手艺吃饭,不透不抢,不就是当个商贾吗,丫的还至于说我是奴隶吗,那现代社会财富大多都聚集在商人手里,人家有钱爱买什么买什么,想泡什么妞就有什么妞,老子从前的女朋友就是让一个大商人家的富二代给抢走的。
 
    “伯父,侄儿还是不明白!”李林怎么也想不懂故人怎么这么看不起商人。
 
    “你!”邴原也哽咽了,看来自己以为的训斥是不行的,语气转而缓和起来。
 
    “元杰,你难道还看不明白吗?商人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不稳的的群体,他们趋利而走,那个地方对他们有利可图他们就去哪,就像我乃郡里的太守,要的就是郡内的稳定,而商人却是流动人口,高卖低卖,来赚取差价,这与我们一直都读地儒家思想不符啊!还有税收,你父亲本来就想把你培养成人好让你能入朝为官,你就该知道,咱们大汉朝是与农业税收为主,商业税收很不稳定,所以商人也会是朝廷的心病啊……”
 
    李林思考了一会反驳说“不对,伯父商人怎么回事心病,你们只看到了商人不利的一面,是商人是唯利是图,但是伯父你有没有想到,如果没有让人的来回买卖,咱们可能连衣服都穿不上,伯父你说你身上的鞋袜和日常所用的东西哪一个不是商人用自己的辛勤付出才能有的,读书所学问可以让人飞黄腾达,但是如果没有商人,你有万万石的俸禄又有什么用。”
 
    邴原听了李林的话惊得没有办法反驳,因为李林说的话确实有道理,再加上李林的说法太过现代化,邴原一时还难以了解清楚。
 
    李林又道“伯父,商人才是这个这回的推手,农家产出的粮食、工人做出的布匹,就连朝廷给百官发的俸银都会经过商人之手才能得以流通,伯父当我来到乐浪之前,本来还听人所这里十分破败,只是大汉边疆一个落魄小郡,但是来到的城中在街上一走我就可以感觉到伯父你治理有方,一个屡受战乱的地方被你在几年之内打理的井井有条。伯父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邴原一听李林还不忘了夸一下自己低下头自嘲的摇摇头。
 
    “就是因为我看到街市上人头攒动,商客罗雀,有时候看一个地方是否真正治理的好就是看这个地方的商人数量,因为有客人的地方才回有商人,百姓只有真正有余钱了才回成为客人。”
 
    李林说完了,邴原愣在那里不说话,李林这个惊骇世俗的言论与上千年来儒家思想对商人的束缚想违背。
 
    邴原想了半天,愣愣的抬起头,闭上眼睛,又睁开,看着李林。
 
    “元杰啊,你说的有道理,可能以前我对从商理解的太片面了……”
 
    “伯父,既然你也说我有理了,我能不能站起来啊,我跪的真是好累啊!”原来说着这长篇大论了李林还一直在邴原面前跪着。
 
    邴原摆摆手“快起来吧,伯父真要好好思考一下你说的话。”
 
    “伯父这不怪你,我大汉四百年来都是以农为本的,这没错,但是我们也不能太片面的看待天下,我太祖刚刚建立大汉时,天下未稳,百姓急切需要休养生息所以一道家无为而治,而汉武皇帝呦以天下大势实行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就是应该重视时事的变化,现在先下以乱,再也不能一成不变,必须要有人站住来稳定这天下时局……”
 
 第十八章 雨过天晴
 
    李林说着说着不自觉的就把话引到了现在的时局上来,邴原一听立即摇摇手术说“行啦,元杰我也理解你了,既然你想做这肥皂的买卖的酒由你了,明日你倒兵曹吧你的腰牌和军服换了……”
 
    李林心里大喜,终于又可以在家里陪老婆了,刚要答应,只见急匆匆走来一人。
 
    “什么是,让你这么没有礼数”邴原只一个很注重礼仪的人,见了来人这般无礼的闯进来,立马就训斥。
 
    “老爷不好了,军营来人啦,说又有人闹事,还想要哗变!”邴原一听大惊,立马站了起来。
 
    李林也知道,这军队哗变是十分严重的,自古有不少很牛逼的将领最后因为军队哗变让自己的兵杀了,或者直接让乱军踩死了,可是现在乐浪这地方也没有那么乱啊,这士兵怎么就能哗变呢?
 
    邴原等着眼睛问道“怎么回事?快将来人叫过来,我亲自询问”估计邴原也是怕死,没有傻乎乎的直接往军营跑。
 
    李林心里也是纳闷,按理说不应该啊,现在又不是是什么打仗的时候,可能是兵士们怕死发生哗变,军营里也没有不给将士们饭吃,又没偶克扣粮饷,我上个月的粮饷刚发过没多久啊,虽然我直接给自己营的兵卖肉了,这新兵训练还没结束就哗变啦,奇怪。
 
    李林正想着,只见来人一身尘土的走了进来,邴原马上询问。
 
    “大人,军营里有一些新兵长在都尉迎上门口闹,要求……要求……”
 
    “什么?竟然是新兵闹事,怎么,一帮新兵还想要哗变啊!”邴原气鼓鼓的说。
 
    “大人,哗变道不至于,不过那些人……”说着来人还看了李林一眼。
 
    李林一看,还又是熟人,还是上那个找了自己两次的那个兵。
 
    那人看了看李林,顿了顿说“那些新兵说让大人放了李伯长,一切责任有他们担,如果不放的话就要……就要劫牢把李伯长就出来……”那人说完后,李林的脸刷一下子红了。
 
    邴原一听终于发下心来,斜眼看看李林道“自己惹得祸,自己去处理,也不知道你给这帮新兵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一个个能打不说,还对你这么忠心,你快与这位兵士去安抚好他们吧。”
 
    李林心里想到‘嘿,这个死老头,还阴阳怪气的,老子带的兵就是牛,给老子争气,要不是你个老顽固事多至于这样吗?’
 
    李林赶忙对着邴原一声谢,拉着那个浑身是土的兵就往外走,走到府门外,李林还笑道“你说你怎么呢灰头土脸的,来时候掉坑里啦?”
 
    那人一看自己这一身无奈摇摇头“你是不知道,你那帮兵一个个胆子是真大,把门堵得是水泄不通,连都尉大人都出马了,就是没用,说了,只有见得你他们才走,都尉大人没办法只好派我来太守府找你,我是从军帐后面的缝爬出来的……”
 
    李林哈哈一乐,拍了一下这人的肩膀“辛苦兄弟了,等候有时间请你喝酒。”
 
    那人拱手摇了摇头,这人和李林也算是熟人了,一起聊过两次,这李林虽是太守的侄子,但是平易近人,还很善谈,再加上自己与李林还是平级,所以李林在一起并没有那么束缚。
 
    李林溜达着来到了军营,可把那人极坏了,一直催着李林,可是李林是故意不快走的,就是让乌木在头疼一会,“诶,兄弟这么长时间了,你知道我的名字,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来到乌木的都尉的营门口,只见自己的兵还在人家门口堵着,还时不时的有人带着口号“放了我们伯长!放了我们伯长!”
 
    李林心里攒了一个,带头喊口号的这小子真是个搞传销的料,还挺能扇呼,但是李林面上表情十分严肃,大喊一声“都干什么呢!”
 
    众人一见李林来了立马要雀无声,这时在李林的旁一个李林的兵激动地说“伯长,你回来就好了!”
 
    那人还以为李林辉像平时一样笑嘻嘻的,可是没想到李林上去就是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那人愣在当场。
 
    ‘娘的,这小子天天吃什么了,屁股都这么硬’李林脚上吃痛,但也面不改色。
 
    “你们在干什么!这里是军营,你们怎么能这么胡闹,太守大人怎么样惩罚我那是我应该的,你们在这里闹什么,想死吗!”
 
    众人好不容易在回过神来,对李林刚才的话又是一惊,刚才被李林踢的兵道“伯长,我们是为了你好,这件事明明是怪我们,我们不能让伯长你去替我们受罚啊!”
 
    李林还纳了闷了,老子怎么了就受罚了,不久是自己手下兵闹个事嘛,老子上头有人,就算真罚老子打不了老子不干了。
 
    这是乌木走了过来,将李林拉道一边,李林回头对着众人道“别在这里扯淡了,赶紧回营!”众人一听立马不说话了,整齐的站好队,打头的喊了一声“跑步——走!”这500人就齐刷刷的想自己的营里跑去。

欢迎转载大地彩票app下载-大地彩票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大地彩票app下载-大地彩票手机版 » 你那帮兵一个个胆子是真大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