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经看了出来儿子跟这苏锐一定有着什么故事

分享到:
 周安可的面庞微红,不知道为何,在看到苏锐为了自己喝掉让人惊恐的六七斤白酒时,她的心里涌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甜意,当然,和这甜意相伴随的,还有浓浓的担心。
 
    是以,她才在第一时间找来了解酒的牛奶。
 
    三叔周中正看着周安可和苏锐的“恩爱”样子,笑呵呵地说道:“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这很好,很好!”
 
    “既然云天他们已经喝完了酒,那我也该说说我的提议了,大伙看看怎么样?”
 
    “好!”众人自然是一片赞同,看来这三叔在莲塘镇里的威信颇高,口号一呼响应者甚众。
 
    三叔周中正本来就很疼爱周安可,此时他看起来同样非常欣赏苏锐的做派,道:“这样吧,今天大喜的日子,我们不如看一看新郎新娘给我们喝个交杯酒怎么样?”
 
    “三叔,你说什么呢?”周安可嗔怪地说道,满脸娇羞!
 
    这风情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可抵挡,就连苏锐都呆了一呆!
 
    不过这三叔看起来比周安可的老妈更加不靠谱,就连“新郎新娘”都整出来了!
 
    周安可简直不敢看苏锐,他们连男女朋友都不是,就已经被家人误解成了新郎新娘,看来这顿饭也有订婚宴的意思了!
 
    三叔今天是不是喝多了,居然带头起哄让自己来喝交杯酒!周安可清楚的知道,那种酒一辈子只能喝一次!
 
    周中正不了解真实情况,还当是周安可害羞,顿时喊道:“安可不好意思了,大家说,要不要让他们喝?”
 
    “要!”整齐划一的喊声响彻了莲塘镇的夜空!
 
    “交杯酒,交杯酒,交杯酒!”众人竟然开始一起拍着桌子起哄!
 
    苏锐顿感无奈,这哪是骑虎难下啊,简直就是骑着恐龙!这里面的误会算是再也别想解释清了!
 
    苏锐想到,如果现在告诉他们自己和周安可是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的,恐怕自己会被这莲塘镇整个镇子上的人追杀一辈子!
 
    周安可微微低着头,耳朵嗡嗡直响,脸颊很烫,脑袋里全然没了主意。
 
    这个时候,三叔又笑道:“小苏,我家安可性格一贯内向腼腆,你就不主动一些?”
 
    好嘛,又来了!
 
    苏锐大大方方的说道:“谨遵三叔吩咐!”
 
    说完,他轻轻在周安可的耳边说道:“要不,咱们做做样子?”
 
    这声音很轻,气吹在周安可的耳朵上,让后者痒痒的,感觉有些异样。
 
    “嗯。”周安可轻轻点头,声音有如蚊蚋。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夜晚。”苏锐在心中轻轻感慨,只是这感慨是褒义还是贬义,就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此时,“美好”的意思和“狗血”是完全相同的。
 
    两个人在三百号人的注视中举起酒杯,手臂轻轻挽在了一起。
 
    苏锐注视着周安可,周安可也同样看着苏锐。
 
    看着他那清澈的眼神,看着他瞳孔中倒映的自己,周安可没来由的感觉到心房好似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心脏一阵狂跳!
 
    小鹿乱撞!
 
    这种欣喜而紧张的感觉是突然升起的,周安可并不知道这心脏为什么会急速跳动!
 
    红灯红烛红双喜,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婚庆的喜庆气氛,在这一刻,周安可忽然觉得自己要醉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干了,干了,干了!”乡亲们还在卖力的喊着。
 
    听着这些喊声,周安可的脸上绽放出一个无比娇艳的笑容来,她竟率先举起杯子,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
 
    苏锐似乎是有些诧异于周安可的举动,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刚才周安可的心情似乎发生了一丁点变化。
 
    周安可喝干了这“交杯酒”,苏锐自然也不能怂,同样喝光。
 
    看到两人表现如此给力,周围的掌声与喝彩声再次直冲云霄!
 
    可是周安可的酒量却着实不怎么样,平时她几乎从不喝酒,借酒浇愁这种事情也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因此,这一大杯二两五的酒下肚,她直接感觉到脑袋开始眩晕,小脑似乎控制不了身体,只能软软的靠着苏锐。
 
    美女在怀,苏锐自然不会拒绝。
 
    当靠上苏锐的一刹那,周安可感觉非常的舒服,脑袋发沉的她干脆直接把头埋在苏锐的肩膀上,看起来真的如小鸟依人一般!
 
    这是醉酒了还是醉心了?
 
    明洁压低声音说道:“咱们女儿可真是的,之前打电话还让我收拾客房,你看她这样子,需要客房吗?”
 
    周中天没好气的瞪了媳妇一眼:“你这个老不正经的。”
 
    明洁掐了老公的大腿一把,说道:“我就不正经,今天晚上我不正经给你看!”
 
    周中天忽然有种两腿发软的感觉,他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你昨天晚上可是不正经到半夜啊!”
 
    对于苏锐的表现,三叔非常满意,笑眯眯的说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苏啊,我看你和安可那是非常般配,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苏锐只能继续表示谦虚:“三叔过奖了,我还有很多配不上安可的地方。”
 
    “年轻人,你可不要谦虚过头了。”三叔这是越看越觉得苏锐不错,比很多年轻人都要高出一个层次。
 
    当然,这个“层次”里,就包含了许多复杂的考核标准。
 
    周安可软绵绵的趴在苏锐的怀里,听到三叔的话,竟然接着说道:“那……那当然,苏锐是我们公司最优秀的……”
 
    周安可想要说的是“苏锐是我们公司最优秀的业务员”,但是不知是不是酒精作用,后面几个字愣是没有说出来。
 
    当然,这话落在别人耳中,就会以为周安可的意思是——苏锐是我们公司最优秀的男人。
 
    这是**裸的秀幸福啊,就连苏锐这如此厚脸皮之人都觉得有些脸红了。
 
    三叔笑着转向明洁,说道:“嫂子,你家安可好眼光啊,你要我帮忙来看看姑爷怎么样,我便从省城跑来,这可没白来一趟啊!真是好小伙子!”
 
    “我建议你们,不如早点做准备,抓紧把婚结了,明年抱一个大胖小子!”三叔高兴的说道。
 
    “抱大胖小子?”一听说要生外孙,明洁顿时笑的合不拢嘴,周中天也开始微笑,看来,老年人对于隔代孙真的是没有任何抵抗力!
 
    周安可晕晕乎乎的,用手扒住苏锐的脖子,道:“妈,你们说什么呢,抱什么大胖小子,这还没有影子的事呢……”
 
    苏锐简直哭笑不得。
 
    三叔一放下筷子,乐呵呵地说道:“这样吧,苏锐,你和安可今天就当着我的面表个态,明年把孩子生下来,怎么样?”
 
    苏锐觉得今天这人生简直比小说来的还要狗血。
 
    自己连恋爱都还没谈呢,这就要表态生孩子了?还要不要立个军令状?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颀长身影走了过来,高声说道:“三叔,你这可就有些太着急了,我是安可的哥哥,这对象能不能进周家的门,我也有一票否决权呢!”
 
    苏锐一愣,心中暗道:“什么叫进周家的门,你当老子是倒插门吗?”
 
    周中天则是站起来,有些面色不愉:“知道今天是妹妹回家的日子,你还不早点回来?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不许多事!”
 
    这个时候,明洁则是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姑爷,这才是真正的考验,希望你能通过哦。”http://piaotian.net
 
 第247章 见了鬼了
 
    “既然来了就快坐下吧,陪你妹夫好好喝几杯。”三叔周中正显然对这个有着“狂生”称号的侄子非常头疼,生怕他搞出什么乱子来。
 
    苏锐第一次上门,周围还有那么多的乡里乡亲,如果闹出来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可就不太好了。
 
    “好,想当我妹夫,得我满意才行。”周安可的哥哥坐下,直接把眼前的杯子倒满,他的长相比较随明洁,看样子性格跟他老妈也差不多。
 
    周安可听到哥哥来了,醉酒的感觉顿时去了一半,她着急地说道:“哥,你可不能再刁难苏锐了,他今天已经喝了六七瓶了!”
 
    “安可,你可不能这样替我妹夫说话,他都还没表态呢,你也太胳膊肘向外拐了,我先声明啊,没有我的同意,你这婚可不能结。”
 
    这句话无疑把刚才沸腾热烈的宴席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这周安可的哥哥看起来确实很狂傲,自从坐下来之后,都没正眼瞧苏锐一下。
 
    他端起酒杯,说道:“那什么,妹夫,我也好久没喝酒了,也就是五六斤的量,今天晚上你把我这大舅子给陪高兴了,我可以考虑把我妹妹嫁给你,不然,免谈。”
 
    “还有,你叫什么来着?”
 
    似乎是对妹妹要嫁人有情绪,这兄弟从始至终都盯着天空,他表达的意思很简单——用鼻孔看人!
 
    “苏锐。”周安可不满的说道:“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
 
    现在,周安可开始为苏锐担心起来,自己哥哥这一关可不好过啊。
 
    旁边的周家长辈们都担心死了,生怕这个狂生把事情搞黄了。
 
    “苏锐?”
 
    听到这名字,她哥哥开始冷笑:“怎么是人不是人都叫苏锐啊,看来我大哥这名字也太烂大街了!”
 
    这个时候,他只感觉到对面有两道异样的目光射来!
 
    循着目光望去,周安可的哥哥顿时像见了鬼一样,一蹦三尺高!
 
    “我的天,大哥!”
 
    “周显威,真是好久不见了。”苏锐冷笑,但是目光却十分柔和与亲切。
 
    “大哥,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刚才还狂傲之极的周显威,此时的威风完全消失!这货正满脸讪笑,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众人完全愣住了,他们本以为接下来会看到周显威刁难苏锐,却没想到双方的权利瞬间反转!
 
    就连三叔周中正和明洁等人都愣住了,他们对周显威的性格再熟悉不过,桀骜不驯,俾睨天下,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可是,这周显威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一见到苏锐,竟然像老鼠见到了猫?
 
    明洁本来还有些疑惑,但是当她反应过来,周显威对苏锐的称呼是“大哥”之时,顿时笑了起来,这笑容竟是前所未有的开心。
 
    周中天显然还没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低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有好戏看了。”明洁并没有言明,只是神神秘秘地说道。
 
    “怎么,好几年没见,见到我就想躲么?”苏锐似笑非笑。
 
    一旁的周安可也从苏锐的怀中起来,她迷迷糊糊的,虽然酒醒了一半,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哥哥刚开始还气势汹汹的,突然间就换了副模样?
 
    不光是周安可,在座的所有乡里乡亲都不知道这世界怎么变化的那么快!
 
    “嘿嘿,没有,真的没有。”周显威继续讪笑:“大哥威武,大哥威武,这才几年不见,就把我妹子给泡上了,那啥,你尽管泡,可惜我就一个妹子,如果多有几个的话,全部都给大哥你呈上……”
 
    身为父亲,周中天却是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怒喝了一声:“周显威,你个混账东西,乱说什么呢!”
 
    周显威只是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继续对苏锐说道:“大哥,啥也别说了,你好吃好喝然后陪我妹子入洞房吧,我忽然想起来前院的翠儿还在小河边等着我呢,我得抓紧过去……”
 
    说罢,周显威竟然开始脚底抹油,身子一扭,一阵风般的冲出了周家大院!
 
    众人哑然失笑,这周家少爷真是太极品了!
 
    苏锐摇头笑了笑,却没有再追逐。
 
    场间久久安静。
 
    终于,还是明洁打圆场:“姑爷,看来你和我们家显威认识?”
 
    周中天接话道:“哪里是认识,简直就是很熟。”
 
    三叔周中正则是大有深意地看了苏锐一眼:“精彩,实在太精彩了。如今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可不多见了,安可,你可要好好把握住啊。”
 
    周安可闻言,微醺的看了苏锐一眼,似乎是由于酒精的作用,她的眼波看起来如此温柔,就像是月色下的潺潺小溪。
 
    “曾经在外面闯荡时,和显威有些交情。”苏锐淡笑着说道,只不过他却隐去了五个字——过命的交情。
 
    不过这家伙后来装失踪,不声不响的就脱离队伍,实在是太让人气愤。
 
    “却没想到显威竟然是安可的哥哥,这可太意外了。”苏锐也有些没想到,说实话,周显威的突然出现,对他来说是意外之喜。
 
    在拍卖会上见到了周显威仿制的《百莲图》之后,苏锐就可以确定周显威没有死,因此对这次的莲塘镇一行充满了期待,没成想,周显威竟会是周安可的哥哥,这可太有些惊喜的味道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周中天有些不满的说道:“显威这也太不像话了,就这么跑了?也太没有礼节了吧!”对于儿子的表现,周中天十分不满。
 
    明洁的眼力很好,她已经看了出来,儿子跟这苏锐一定有着什么故事,只是现在不方便打听。她的心中真的很意外,儿子平日里狂狷桀骜,没人能管的了,尤其是在外面历练了多年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如今见到苏锐,却似乎有种战战兢兢的味道在里面!
 
    “姑爷,来,我再敬你一杯。”明洁笑着站起来。
 
    …………
 
    这一顿饭,苏锐可是彻底的领略了莲塘镇的人们是多么的热情好客,他们在酒桌上的战力也同样可怕,真是把他也生生的喝到不行了。
 
    又喝了好多轮,苏锐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你要干嘛?”周安可连忙扶着他,生怕苏锐失去重心摔倒。
 
    “我去吐一会儿。”苏锐已经觉得脑袋挺晕了,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喝酒最猛的一次,没办法,在座的人好像都想拼命把自己这上门女婿、呸,谁说自己是上门女婿了,众人都想把自己灌倒,苏锐为了周家的面子,也是来者不拒,三番五次的拼酒也是不行了。
 
    “我扶你去。”周安可现在也缓过来了,不是特别晕,她就这样搀扶着苏锐,就像是一个贴心的小媳妇一般。

欢迎转载大地彩票app下载-大地彩票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大地彩票app下载-大地彩票手机版 » 她已经看了出来儿子跟这苏锐一定有着什么故事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