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大气,她的目标始终放在一些杂物琐事上面多

分享到:
盛,或许是楚傲君跟她说过这些人的身份,厨娘算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把j省传统美食给做了个遍。
  曲曲,列巴,斯米旦,凉面,苏甫汤,当然少不了j省的传统烤肉和炖变异羊羔肉。在街上餐馆里吃的这些,为了迎合客人的口味,多多少少会做一些改变,而她做的却是地地道道的j省风味。一顿饭让楚希冉他们赞不绝口,惹得楚傲君头脑发热就要把厨娘给儿女送上。幸亏楚煜还有一份理智,低声吩咐厨娘把她做好的全部吃食给楚希冉奉上,才让不愿意挪窝的厨娘免了换个雇主的遭遇。
  吃完饭,楚傲君继续给他们普及那些陌生变异生物的知识,直到太阳西下,又留众人吃了晚饭后才依依不舍地送他们离开。(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外出历练
  几人被楚傲君塞了满满一脑袋关于变异生物的知识,昏昏沉沉地回到住处,在招待所里召集另外几人消化了好几天才算是弄得比较清楚。
  楚煜不是没想过跟他要一份通往密地的地图,可最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放弃了什么也没问他。
  通过这几天在一起的学习,倒是又让这个小队成员之间彼此更加熟悉了,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旭日初升的清晨,凌天基地的大门里出来了七八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和两个虽然年龄不小却依然精神干练的中年人。
  这正是准备外出历练的楚煜一行人。王永威叔侄俩前两天已经宣布暂时退出了这个小队,因为王永庆至今仍昏迷不醒,这大大影响了小华和王永威两个人的精神状态。
  虽然有些为他们惋惜,可楚煜知道如果勉强让他们参加不止会影响队伍的成绩,对他们两个的修炼也没有什么好处,倒不如让他们在这段时间里安心照料病人。不过修炼一途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他嘱咐他俩在空闲时还是要抓紧修炼不能松懈的。
  出了基地的大门,他们就朝着凌天基地西北方向走去。因为路途普遍难行,途中只开车行进了两个小时就要下车走路了。
  这可比大灾变前在工地上监督工程轻松多了,不过就是危险系数也增加了。慕寒边用异能在众人面前围起一道坚固的土墙,一边比较着大灾变前后的生活。以前虽说是执行经理,说出去风光,可干的都是跟工地工人差不多的活,可以说整天都累得跟狗一样。
  我跟你不一样,那时虽说是在田间地头忙活,可也只是研究研究什么土壤酸碱度适合种什么样的植物罢了,平时那些杂活累活大都是助手做的。娄海山同他恰好相反。要不是经过了末世两年多的改造,这样的劳动强度他一个小时都撑不下来。
  林嘉业大灾变前正在部队里服役,身体素质杠杠的。这样的劳动强度对他来说跟野外拉练一样,习惯的很,更何况有了异能后身体素质加强不少,更是一身轻松。在路上遇到变异生物,他总是抢在最前面,虽然他沉默寡言,却让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深深折服。
  我以前连健身房都很少进,更想象不到现在会过上这样的日子。要不说人类的适应能力在大自然中是最高呢,现在整天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不觉得有什么了。林嘉欣边说边感概。
  以前我可是倒了油瓶都懒得扶起来的,看看我现在,每天做的事顶以前一个月了快~楚希冉也觉得大灾变改变自己很多。
  是啊,连我这个老头子现在都习惯了这样整天东奔西走打打杀杀的生活了,以前可真的没想过。达叔和苍叔两个年龄都已经不小,如果没有发生大灾变,已经要准备找地方退休了。
  咱们这是往密地方向前进吧?哥,爸爸不是说最好不要擅自前往么?楚希冉问。
  咱们不进密地,这次只是来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让我们这个小队熟悉一下配合,三天后我们就要返回基地。楚煜跟妹妹解释。
  邢璐他们几个都有自己的修炼功法,这样的强度对他们来说也只是把体内灵力循环一个周天就可以把疲劳疏解掉的。
  几个人一路上说说笑笑,走得很快。到了中午,他们选取了一片光滑的石地坐下来吃午餐。
  午餐是邢璐在凌天基地招待所的厨房里提前准备好的,楚煜跟她说时间安排的紧迫,这几天在外面要吃现成的。
  邢璐,你做的饭真不是盖的,除了我妈和莫阿姨,我就没有吃过比你做得好吃的,关键还整天不带重样的,为了你的手艺,加入这个团队也值了~林嘉欣一边夹着一个红烧狮子头狂啃,一边夸赞着邢璐的厨艺。
  当然了,我璐璐姐可真正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要不说我哥眼光好呢~楚希冉得意洋洋,就好像林嘉欣刚刚夸的是她一样。
  谁都可以做到这些,只不过你们对做饭没有兴趣而已。邢璐并不觉得自己有多难得,只是自己对做饭不排斥罢了,现在的年轻人除了厨师,大都不再进厨房。
  第一天的路程出奇的顺利,他们连一只凶猛一点的变异兽都没有碰到,尽是一些变异牦牛,变异山羊之类。还遇到了一只落单的变异狼,几人也不急着杀死,趁机练习了不少需要互相配合的战术。最后等那只被戏弄到爆炸的变异狼真的急了,暴起准备弄个鱼死网破,才由林嘉业一个冰刃把它杀死。
  以后遇到的变异兽都是这样,每每被众人猫捉老鼠般的折磨到奄奄一息,才能最后解脱。楚希冉甚至开玩笑说他们这些人在变异兽里肯定会有恶名流传出去了,以后变异兽们遇到肯定会绕着走。
  倒是有一些变异植物异常难缠。j省所处的地理位置属于干旱区,降雨少,昼夜温差大,除了大灾变前有人照顾浇水的那些瓜果,能存活下来的无一不是生命力顽强的。尤其是经过变异后,它们变得更加彪悍了,不与路过的众人拼个鱼死网破都不会善罢甘休。
  所幸因为它们的阻挠,让这个小队的成员放慢了脚步,让他们有些浮躁的心也沉淀下来。更大的收获却是让他们之间对彼此的异能手段越来越了解,越来越知道该怎么去配合对方达到最有效的攻击。
  可这样的变异植物还是太少,只能说大灾变前华夏政府的做为太好,没有什么贪官污吏贪墨市政资金,城市周围的杂草清除的还是相当干净。
  说是历练,不如说是外出游玩。
  不用可惜,等再往前走走,变异生物会多得让你应付不过来。楚煜看出邢璐的意犹未尽,在她耳边说。
  那就好,我还以为是变异兽们真的让我们给吓到了呢,这次外出又可以得到不少食物储备了!搞了半天,邢璐刚才只是担心没有足够多的变异兽做食物?!
  璐璐姐,你空间钮里的食物够你一个人吃十几辈子了吧?你是准备以后开个餐馆吗?楚希冉惊。(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五章 林嘉欣被咬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邢璐点点头,或许以后安定下来后她真的会这样做。
  楚煜在一旁看着,忽然就想起了那天在父亲那里时被父亲单独叫到一边跟他说的话。
  楚煜,这个邢璐看着沉稳干练,但却不如果你打算在华夏末世有一番做为,老实说她对你的帮助不大。除非你肯定自己以后都不会变心,否则以后你俩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共同语言越来越少,我怕你会负了她。 的背上爬下,又快速爬出帐篷,消失在夜色之中,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几秒钟,速度与它的体型极其不相衬。
  好了,再把她伤口里的脓液挤干净,敷上一枚解毒丹就行了。我只是白天睡了一觉,你们怎么就被那么一只小东西钻了空子?!唉~一会儿不看着你们都不行~那语气就像是在说自己不成才的后辈一样。
  邢璐现在没心思理会它话语中的调侃,迅速上前帮林嘉欣挤脓液。
  楚希冉见状,从空间钮中拿出一卷卫生纸,铺在林嘉欣身下,又拿出消毒棉球来,邢璐挤一下,她跟着在上面擦一次,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可配合却默契非常。
  直到半个小时后,邢璐再也挤不出一点脓液来,她才拿出一枚解毒丹捏碎敷在上面。怕这样效果太慢,她又喂了林嘉欣几口灵泉水。
  林嘉欣早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邢璐喂她,只遵循着反应咽下,只觉得瞬间力气回复了那么一丝丝。
  谢谢,我现在好多了。她有气无力地道谢。
  先别说话了,你好好休息吧。给林嘉欣收拾好再盖上被子,看到她闭上眼睛了,邢璐和楚希冉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璐璐姐,刚才,是飞雪的功劳吧?楚希冉问,想起刚才那只变异蜱虫的样子又打了个哆嗦。可怕的变异兽她没少见,可刚才变异蜱虫慢慢从林嘉欣伤口处爬出的过程却让她觉得不寒而栗,实在是太过……恶心。
  嗯,我刚才按了一下,好像还让它又咬了嘉欣一口,要不是飞雪,估计它就会继续往嘉欣血肉里钻。邢璐心有余悸,刚刚差点害了她。
  蜱虫是靠吸食宿主的血液过活的,只会不断地往皮肉里钻,在以前就是让人望而生畏的毒虫之一。没想到变异后它不仅体型增大,毒性也增强了不少,食量想必也加大了,也不知道吸食了林嘉欣多少血液。
  这是什么时候上了她的身上的呢?邢璐想了又想,记得最后他们猎捕到的一头变异野驴,身上好像就有一些红肿。那时自己只以为是因为它与人打斗才那样,也没有在意,现在想来变异蜱虫应该是那时候从它身上转移到林嘉欣身上了。
  小希,今天最后猎捕的那头变异野驴是不是被达叔给收起来了?
  是啊,达叔说有空给你收拾好了再让你给咱们做顿全驴宴的~楚希冉回答。刚才睡得迷迷糊糊被吵醒,又被林嘉欣给吓到,这会儿她还晕着呢。
  等明天早晨再说吧,现在你快去睡会儿吧。邢璐看看时间,三点四十,离天亮还有一个多小时,反正林嘉欣已经没有大碍,还是不要现在惊动大家了。
  我不困了,还是守着林姐姐吧。楚希冉现在怎么还能睡得着。
  那好,咱们两个说说话~知道楚希冉真的担心林嘉欣,邢璐也没有勉强,干脆两个人聊着天打发时间。
  好啊,咱俩好长时间没有好好聊天了呢~你都光顾着陪我哥了~楚希冉抱怨,小嘴跟着撅起来,睡得红扑扑的脸蛋可爱异常。
  呵呵~你确定不是因为你跟罗奇两个人整天黏在一起没有空来理会我?邢璐失笑,她这样算不算是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
  我……楚希冉想反驳,可仔细想想又真的像璐璐姐说的那样,不由有些心虚。(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六章 驱虫法宝
  呵呵,所以呀,我们谁也不能笑话谁,恋爱之后把更多精力放到对方身上,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没有这么做才有些不正常~
  对了璐璐姐,你问那头变异野驴是不是怀疑林姐姐被咬伤与它有关啊?楚希冉这会儿反应过来。
  嗯,我怀疑变异蜱虫就是从它身上跳到嘉欣背上的。邢璐点头。
  啊?!那我们明天可要好好看看。楚希冉惊,随后竟然想到,也不知道那头变异野驴还能不能吃~
  ……
  两个人聊着天,不时给林嘉欣擦擦身子降温,等天色大亮时,林嘉欣已经不再发热,睡得沉沉的,呼吸绵长。
  邢璐给楚希冉打个手势,两人悄悄退出帐篷去找达叔。
  这会儿大家都已经起来了,正围在一起商量接下来要往哪里走。
  听邢璐这样一说达叔赶紧把装着变异野驴的空间钮给全部清空,小山样的东西让飞雪轻轻拂过,还真的从里面爬出了几只变异蜱虫。这次因为有了准备,变异蜱虫一爬出来就被准备在那里的众人给拍扁,流出黑红的血液。
  呕~楚希冉有些害怕,又想到变异蜱虫从林嘉欣身上一点一点爬出来的情景,胃里翻腾不已,扶着罗奇在一旁干呕起来。
  众人又上前把堆着的东西挨个检查,真的在变异野驴的身上发现了四五个与林嘉欣身上一样大的脓包,因为变异蜱虫忽然从里面爬出来正流着脓水。
  这头变异野驴不要再吃了,变异蜱虫的毒性增强了那么多,别再吃出事来。楚煜发话,达叔,你检查清楚再把东西收起来。
  嗯,达叔检查了好几遍,真的真的确定空间钮里什么也没有了,才把地上的一堆没有问题的东西收起来。你们也挨个把装这次收获的空间钮检查一遍吧,小心行事的好。
  幸亏有飞雪压阵,把东西拿出来只要让它拂过就可以断定里面有没有变异蜱虫,否则挨个检查下来,要用很久。
  这次倒是再没有发现变异蜱虫,让众人也松了一口气。
  林嘉业一看都没有事了,他自己也让飞雪给浑身检查了一遍就去帐篷里看着妹妹去了。
  看来只有那头变异野驴身上有变异蜱虫寄生,往后有什么办法能预防我们再出现像嘉欣一样被叮咬的情况呢?邢璐问。
  只有在身上洒驱虫粉呗,还能有什么办法!楚希冉有气无力地歪在罗奇怀里,早晨没有吃饭就那样干呕了一阵子,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不过驱虫粉的味道真心不好闻,要咱们整天伴着它下饭~~
  飞雪,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单独驱除这样的变异寄生虫?邢璐在心里问它。
  如果让我来驱除,你们这次不要再想得到一只变异兽了。飞雪表示无能为力。它倒是能够驱除一定等级的变异兽,可变异蜱虫等级太低,驱除它就等于屏蔽了所有的变异兽,这可不行。
  飞雪它也没有办法~邢璐有些无奈地对众人说。
  邢璐,你去看看林嘉欣的防护服上面有没有被变异蜱虫钻进去的痕迹,如果没有,就证明变异蜱虫还钻不透咱们的防护服,这就好办多了。楚煜深思后说。
  哦,我去看看。
  邢璐进帐篷时林嘉业正用毛巾给妹妹擦着手脚,知道邢璐的目的后跟她说自己已经检查过了,上面没有哪怕一丁点的窟窿。
  十有**是战斗中从嘉欣脖子上钻进去的。邢璐跟大家说了后推测。
  这就好办多了,我们白天赶路时可以扎上裤腿袖口,至于脖子……楚煜从自己空间钮中拿出一匹精美的布料,这是用一种特殊的变异藤蔓织成的,大家先围着它。他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匕首割断布料分给众人。这匹布是他准备送给邢璐做订婚礼服用的,这会儿只好先拿出来,至于礼服的事……以后找到更好的再说吧!
  那裸露在外面的手和脸呢?罗奇问。
  手可以带上手套,脸能怎么办?
  其实我有一个驱避变异蜱虫的办法,就是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管用~慕寒举手道。
  什么办法?!几人都想知道,毕竟驱虫粉的味道真的太难闻,吃饭时谁也不想配上它。
  蜱虫的味觉很灵敏,遇到刺激性气味会自动回避,以前我们工地上预防蜱虫叮咬时会把大蒜汁涂抹在身上。慕寒说,就是不知道现在变异了还管不管用。
  好主意!抹大蒜虽然会有些味道,可跟驱虫粉的味道相比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楚希冉拍手。
  这时娄海山拿出一堆比拳头还大的球状物,这样的变异大蒜应该可以。
  他虽然专注研究土壤,可对植物的天生敏感让他一路上也收集了不少变异植物。变异大蒜因为j省不是大蒜种植区很少遇到,所以也算稀缺。
  我先来!楚煜拿起一个蒜头,就打算把蒜瓣掰开试试。
  等等,这样直接抹到皮肤上刺激性太大,你先抹上这个!邢璐想到以前接的一个给人剥蒜米的零活,做到最后手指头都被辣得火热,赶紧制止了他,递给他一些灵泉水。
  楚煜接
  自己当时是怎么跟爸爸说的来着?我永远不会负她,就怕以后对她不够好。
  要她帮助自己巩固战果?如果他开口,楚煜相信她其实可以做到最好。可那样的她还是真的她吗?要事业上的帮手自己可以有无数个选择,可要是以牺牲原本的她为代价自己宁肯就此做一个庸碌无为的逍遥纨绔。
  ……
  当天晚上他们选择了一块光滑又巨大的石块搭建的帐篷。经过一白天的阳光照射,石块吸收了足够的热量暖烘烘的,把铺盖铺在上面,就像是睡在有地暖的房间一样,在这样冷的夜里特别舒服。
  由于石块面积有限,只搭建了三个帐篷供几人居住,所以队伍里的楚希冉,林嘉欣和邢璐就住在了一起。对这样的安排众人没有异议,反倒觉得这也是一个拉近彼此距离的好办法。
  夜里正睡得迷迷糊糊,邢璐忽然觉得身旁的林嘉欣辗转反侧,还有一声声的低吟传来。
  怎么了?嘉欣?邢璐拍拍她的胳膊,却发现手下的温度有些灼人。
  旁边被吵醒的楚希冉睁开眼,璐璐姐,林姐姐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有些发热,邢璐继续手里的动作,嘉欣,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林嘉欣被摇晃的回神,邢璐,我后背好疼~
  听到她的话邢璐小心把林嘉欣翻过身,撩起她的衣服,蓦然发现她的背上有一片拳头大的红肿,正中间的地方还往外流着黄脓!
  这是……被变异毒虫给咬伤了!邢璐惊呼。
  什么?林姐姐怎么被咬伤的?我们喷了驱虫粉的!楚希冉这时候困意被惊走了,一下子跳起来。
  邢璐往咬伤的地方按了按,一股脓水极速流出,好像脓包的硬度也跟着小了一点。林嘉欣却猛然惊呼出声,好像更疼了。
  邢璐,她是被变异蜱虫咬伤了。你这样刺激得它又多咬了一口。飞雪也被林嘉欣给惊醒,抬眼朝着林嘉欣的伤口一探说。
  随着它的手一挥,一只有着乒乓球大小的变异蜱虫从那个小小的伤口处慢慢钻出,令人毛骨悚然。褐色盾板,圆筒状须肢一一露出,惊得楚希冉和邢璐都忘了呼救。
  只见它从林嘉欣

欢迎转载大地彩票app下载-大地彩票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大地彩票app下载-大地彩票手机版 » 够大气,她的目标始终放在一些杂物琐事上面多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