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可不能比早就听说妹妹你漂亮了今天一见

分享到:
“大哥常年在外面,但是只要工地的活停了,肯定往家赶。”柯智又笑道:“等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姐姐你回来了,恐怕大哥得辞了工赶回家!哈哈。”
 
    看着弟弟笑的样子,柯凝的心里也升起暖意,无论在外面遭受多少风雨,回到了家,就是回到了最温馨最安宁的港湾。
 
    “走,带我参观参观咱家的大房子。”柯凝换了个话题:“三层楼,家里就这几个人,哪能住得下呢。”
 
    “住不下也得盖,就算浪费也得硬着头皮顶着,现在农村的风气,可真是要了命了。”柯智说着,指了指二楼:“大哥和嫂子的新房在楼上,我住楼下的北屋,其他房间基本上都空着呢。”
 
    “太浪费了。”柯凝还在感慨,忽然觉得有点不对,问道:“那咱爸妈住哪呢?”
 
    “他们住在……”柯智停顿了一下,语气貌似有点艰难,抬起手,指了指院子对面:“住在那里……”
 
    院子对面,左边是厨房,中间是大门,大门的右边还有一间屋子。
 
    “咱爸妈就住在那里吗?”柯凝有些惊讶的说道。
 
    在她的印象里,厨房对过的房间一般都是用来摆放柴火煤球之类的。
 
    “为什么盖了新房,空出那么多的房间不住,非要住在那里?”柯凝很是有些不理解。
 
    柯智叹了口气:“还不是嫂子的意思吗?她说现在城里都是两代人分开住,咱们家里好不容易盖起了一幢房子,又没有第二块宅基地,怎么分开住?于是,爸妈就只能搬到那里了。”
 
    柯凝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心中既愤怒,又难过。
 
    苏锐站在一旁,并没有出言,现在在他看来,柯凝这个新来的嫂子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过,这几乎是整个地域的风气,不止柯凝家是这样,沂州乡下家家户户都会面临这种情况,很多的纪实文学都说乡亲们淳朴,但淳朴归淳朴,实际上,农村里面鸡飞狗跳的事情可绝对不少。
 
    苏锐眯了眯眼睛,这房子里空那么多房间,那个嫂子却不让住,明显就是在故意刁难柯凝一家。
 
    柯凝知道,以她父母那忍气吞声的性子,估计也不会强求,只是嫂子这边怎么就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公婆挤在那个小房间里?
 
    柯凝问道:“小智,咱哥知道这件事情吗?”
 
    “当然知道,不过他说话不起什么作用,两口子没少吵架,咱哥结这婚,心里一直憋着火呢。但是没办法,他常年在外打工,一年也就回来几次,有力也使不出,爸妈现在还想着抓紧抱孙子呢,因此对嫂子一直当老佛爷供着。”
 
    柯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女人,看起来二十几岁,长得还算可以,甚至还化了淡妆。
 
    只是,在苏锐看来,这化妆的水平实在是不怎么样,想必,这就是柯凝的嫂子了。
 
    ps:感谢乳i_ily、梦里人生、厦门小武哥、书友16417675、秋哥传说、guolaoer11、我爱英镑、此情可问天、小河利、紫墨仟尘、_cat_ghost_、书友19039418、书友leno、流浪的诺言的月票支持!
 
 第950章 柯家嫂子
 
    果不其然,和苏锐料想的一样,这女人正是柯凝的嫂子。
 
    她叫陈丽萍,今年也只有二十七岁。
 
    “来,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咱嫂子。”柯智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嫂子,你猜猜谁来了?”
 
    陈丽萍把手里嗑剩下的瓜子放回羽绒服的口袋中,带着狐疑之色走过来,当她看到穿着光鲜长相漂亮的柯凝之时,不禁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都被照亮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顿时涌上了心头。
 
    不过,女人之间都是喜爱攀比的,就像男人不会喜欢别人长的比自己帅。
 
    “柯智,这是?”陈丽萍问道。
 
    她已经看到了几乎摆了半间屋子的礼品,眼睛不禁亮了一下。
 
    柯凝尽管心中对这个嫂子略微反感,但毕竟是初次见面,脸上挂着微笑:“嫂子,你好,我是柯凝。”
 
    “你就是柯凝?经常听柯原提起你。”陈丽萍看了柯凝一眼,看起来挺热情:“怎么现在可以回来了?事情都解决了吗?”
 
    柯凝的事情在附近并不算是秘密。陈丽萍自然也清楚。
 
    “已经解决了。”柯凝笑道:“嫂子真漂亮。”
 
    “你别夸我,我和你可不能比,早就听说妹妹你漂亮了,今天一见,真是,啧啧。”陈丽萍又转向了苏锐,这么一个帅小伙还挺养眼的。
 
    “这是你男朋友吧?”陈丽萍笑眯眯的说道。
 
    柯凝的脸庞微红,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他叫苏锐,送我回家的。”
 
    “那就是男朋友了,不然也不会带进家门的。”陈丽萍看起来春风和煦,不过也没有多少和柯凝再多聊的意思,说道:“柯智,你去收拾做饭去,柯凝,你们先在这里坐着,我得抓紧上楼歇一会儿,在齐燕家打麻将打了一上午,我眼睛都快花了。”
 
    柯凝和苏锐面面相觑。
 
    妥妥女主人的节奏。
 
    柯智撇了撇嘴:“嫂子,今儿又输了多少钱?”
 
    “看你怎么说话的,就跟我打麻将一定会输钱一样。”陈丽萍的语言带着微微的嘲讽:“倒是你,也老大不小了,抓紧攒钱娶媳妇吧,不然都没有媒人愿意上门,还得给女方家里写欠条,多尴尬啊。”
 
    这话语中明显带着影射的意味,让柯凝的心里有点不舒服。她不喜欢别人这样说自己的弟弟,这样嘲讽自己的家人。
 
    父母都在务农,弟弟在外面打工,这样一个家庭,拼凑出来几十万来结婚,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几乎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陈丽萍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会给柯凝带来什么样的心情,当然,就算她意识到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在这种新时期的农村媳妇看来,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欢迎转载大地彩票app下载-大地彩票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大地彩票app下载-大地彩票手机版 » 我和你可不能比早就听说妹妹你漂亮了今天一见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